此次地震房屋损毁最严重的灾区位于墨西哥南部临近太平洋地震带的高原山区,交通不便、信息闭塞。“加上长途拉链、时差问题以及语言障碍,这次的救援无疑是对身心的巨大考验。”何军说。

第二,政策牛不是真的牛,长期来看,看不见的手比看得见的手更管用。不管是金稳委的“长期投资价值”说,还是近期中央集体学习的“金融实体关系”说,都不应该成为判断牛市的论据。政策的目标是健康的市场,而不是让市场上涨,也不可能凭一己之力让市场上涨,要不证监会主席也不会这么难做了,只不过有时候政策恰好和市场同步而已。而且,政策永远是相机抉择的,随时可能调整。2015年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大家借人民网的“4000点牛市起点说”鼓吹牛市,最后反而带来了强力的去杠杆,政策亲手终结了牛市。